超级PK10-推荐

                                                                    来源:超级PK10-推荐
                                                                    发稿时间:2020-05-30 20:21:31

                                                                    整个庭审持续了四个小时左右,未当庭宣判,法庭外,大批媒体守候。陈天哲和薛春艳律师表示,庭审焦点主要集中在学校是否涉及虚假宣传,以及薛春艳的行为是否涉及违约等方面。

                                                                    红星新闻记者对比修改前后的两份合同发现,修改后的合同新增了合同期限条目,称本合同有效期为“推广期限”,为2019年6月至9月,但未提及费用。关于学校向薛春艳支付“宣传费一百万,分12次以每月形式付清,自合同签订之日,按12个月平均支付给乙方”这一条,前后合同一致。

                                                                    在陈天哲向红星新闻记者展示的该校的办学许可证上,明确显示该校为技工类学校。红星新闻记者通过查询资料发现,“技校”为技工学校简称。技校属于人社部门或劳动部门主管,发技工证和技工学校毕业证书,不是教育部门颁发的学历文凭,在学信网上无法查询到学历信息,只能在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官网进行查询。而全日制普通学校主管部门是教育部门,且会在学业完成后颁发国家承认的学历证书。

                                                                    薛春艳则解释,“三个月只是我们为首次合作设立的一个磨合期,实际上也正好为学校的招生期,我从未修改过这个钱的问题。”

                                                                    天赐出生后,有不孕不育症的人上门求“秘方”。黄维平告诉这些人,还是要到不孕不育中心,到医疗部门去做检查,用科学的方法解决。“我们不是刻意备孕,也没有秘方。”

                                                                    对于薛春艳质疑,该学校招生宣传上以及与自己签约合同上所使用的名称和学校实际名称不符,混淆技校与大学的区别,陈天哲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回应,此前自己已经给薛春艳出示过学校的办学许可证,是薛春艳方面自己在起草合作协议时,把“技校”二字弄丢了。

                                                                    干女儿小杨和黄维平第一次相遇时,与“天赐”合影发到了网上,被网友说“长得很像”。据小杨讲,黄维平看到照片后联系上她认了干亲。“天赐就是我遇到的一个有缘的妹妹,也是通过这个妹妹认识了我干爸干妈。抱着妹妹感觉特别亲切,很多人都说我俩长的很像。有些网友说我是蹭粉天赐,我觉得无所谓,不能因为大家这么说影响姐妹间的关系。”

                                                                    薛春艳称,陈天哲曾邀请自己去实地探访过这所学校,“当时安静祥和的校园气氛,给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但后期薛春艳表示,自己在进行了大量调查后发现,陈天哲曾经带自己参观的那所学校的地址,实则曾是另外一家目前已经停止办学的学校,而这所技工类学校在人社局的备案信息中,地点上写着当地某建材市场的地址。

                                                                    67岁高龄产妇:夫妻二人有退休金 可自行抚养孩子

                                                                    薛春艳认为,该学校实际为一所技工类学校,却在招生宣传信息以及对外公开资料上,都隐去了“技工”二字,或者是将两个学校名称大量混合,此举会造成受众的误解,误导学生和家长。之所以决定不再与对方合作,就是因为发现了上述问题,“我没有办法与这样的机构合作。”